访谈

主页 | 中国 | 经贸 有必要担心仍在膨胀的中国信贷泡沫

2013-04-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中国信贷增速迅猛(法新社资料) Photo: RFA 美国《华尔街日报》亚洲版星期四刊登文章说,虽然仍在不断膨胀的中国信贷泡沫不会很快破灭,但维持当前的信贷增速将是很难的;中国信贷增速的迅猛引发人们对中国金融稳定的担心

2012年中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经从2007年的120%左右调升到180%

单单看数据难免不让人担心中国银行业管理信贷风险的能力

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中国要控制或改变目前信贷泡沫仍然在膨胀的局面很难: “目前随着中国新领导班子的各就各位, 方方面面想要刺激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意愿都非常大

此外,新的城镇化运动和一些重点产业政策的相继推出,按照以往的做法和惯例,其资金来源除了银行贷款,其它途径的融资非常少和非常有限

在这种情况下, 虽然方方面面的专家, 特别是境外的专家和媒体警告中国监管当局,如果中国银行放债速度得不到一定程度的收敛,银行系统一旦有一定程度的风吹草动, 危机很难避免

然而,尽管有警告, 但在目前的中国环境下,以往的做法和目前呈现的发展趋势都使的控制信贷增速变得几乎不可能

中国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经济学者党爱民表示,信贷泡沫的确存在,但目前的风险主要表现在将来的货币供应能否跟上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 “如果现在突然收紧信贷, 信贷危机肯定爆发

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看, 货币供应不可能一下子收得很紧, 因为现在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借新债还旧债

在这种情况下, 收紧信贷,后果可想而知

我个人认为, 中国现在没有理由突然把信贷收得很紧”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星期四的报道说,中国信贷风险有发生的苗头, 但与其它经济体相比,中国的信贷水平还算适中,中国的高储蓄率、尚未开放的资本市场和较低的外债也为缓解信贷危机的爆发提供了缓冲;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夕,美国债务危机占其GDP的比例高达357%,即使现在也还处在350%的高位

对此, 党先生表示,中国外贸和对外投资等所形成顺差,顺差所累积的巨额外汇储备也使中国信贷泡沫破裂的可能性得以在可控范围之内: “顺差派生出的基础货币尽管还在货币总量里面, 但它不是负债产生的

现在,中国外汇储备大概产生20万亿人民币的基础货币

这个20万亿不是借来的,它是通过贸易和投资渠道等赚进来的

如果中国顺差能够持续,这也是避免中国债务危机的一个正面因素”

比较中美两国,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表示, 中国债务占GDP的比例高低不能与美国相提并论, 因为美国的资本市场非常发达: “包括企业和家庭债务融资,美国可以通过很多不同的金融衍生品市场, 把美国的债务风险以非常细微的方式分摊到全球很多不同的投资者和国家的身上

相比,中国的金融放贷业务基本上都是由银行承担,承担债务的水平无法与美国比

中国的信贷泡沫风险究竟有多大

不同的专家和学者可能给出不同的答案

素有“末日博士”之称的世界知名学者和金融家麦嘉华近期就曾对美国媒体表示,“投资者面临的下一个主要风险将是中国巨大的信贷泡沫”,“因为中国有规模庞大的地下信贷、可疑的未偿还贷款和投资

”有学者将中国的信贷泡沫风险比作“目前一颗定时炸弹的时针正在走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讨论:谁是假新闻网络霸凌罪魁祸首

专访:贸易战引领中国制度破局

美中贸易战白热化 北京反制乏无力

贸易战美步步紧逼 悲观情绪弥漫中国 美中贸易战胶着 能谈判解决吗

中国一周(2018年9月8日至9月14日) 中国发布最新经济数据:专家解读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美中新一轮谈判前景不乐观 美国加油站落户广州 挑战两桶油垄断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