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中国 | 环境健康 讨论:中国H7N9疫情是否会大面积爆发

2013-04-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资料图片:禽流感爆发引发公众忧虑(法新社) 长江三角洲地区连日递增的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引发舆论担忧:究竟是否会出现疫情大面积爆发的可能

本台记者何平邀请广州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生曾军和北京民间的公共卫生组织“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就此加以讨论

记者: 禽流感传播情况是目前公众关心的问题之一

首先请问曾军医生,究竟传播途径和医疗方面可以确诊的一些症状都有哪些呢

曾军:我们以前知道H1N1,那么这次的禽流感是H7N9,都是高致病性也就是死亡率比较高

禽流感的来源,应该是来自于家禽和一些飞禽

从目前中国大陆禽流感的来源看,是和鸡有密切的关系

人与人之间是否有禽流感的传播

从过去和现在的经验来看,还没有发现

但是有没有可能,禽流感假如在猪的身上重新组合,对人上皮细胞受体有较强亲和力的话,同样可以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还没有到象萨斯或者流感病毒在人群中爆发的流行情况

记者: 星期三,中国国家卫生和计生委将目前禽流感流行情况向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通报

陆军先生,您是如何看待公众关注的这个问题:目前禽流感的疫情是否会造成大面积的爆发呢

陆军:我想,对于一种流行性疾病是不是会形成大范围流行或者爆发,至少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这种疾病自身是不是一种高流行、易传播的疾病;第二就是,疾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是否得力、公众对这种疾病的预防控制知情权是否得到了保障

过去这些年里,中国多次发生公共卫生危机,包括艾滋病的流行、萨斯的流行

之所以最终形成了公共卫生事件,最主要的问题还不仅仅在于疾病本身,而在于疾病的预防控制环节出了问题

疾病的预防控制环节目前来看,是政府垄断的

它垄断了信息、垄断了预防控制的过程、垄断了预防控制的手段

当政府的行为出现差错、出现失误的时候,那么这种疾病的预防控制很可能就会出问题

记者: 那么象刚才陆军先生提到的那样,公众的知情权和信息的透明度,很有可能是导致在社会上造成恐慌程度的一种因素

曾军医生您认为在目前这种公众认知程度、医疗水平和政府的应急措施方面,新的禽流感疫情的爆发会不会成为可能呢

曾军:我觉得目前禽流感爆发流行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因为首先现在还没有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途径和因为接触了患者而医务人员就导致了感染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是最为重要的

假如这个病毒能从人与人之间传染,不管做到多大的措施都没有办法去阻断它在人群中的传播

因为人毕竟每天都有互相间接触、要上班

一旦出现人与人间的传播的话,是没有办法来阻挡,不管是采取多少宣传、多大的隔离措施

所以,第一现在所幸没有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染;第二,我们看每次流感或禽流感的重症死亡病例往往是发生在农村,尤其在发烧的潜伏过程中,可能就把其他人传染了

往往出问题就处在这样的环节里

记者: 那么陆军先生,您感觉包括公众知识的普及、政府应急措施等等这些方面,避免疫情可能发生的大规模传播的人为性措施都有哪些方面呢

陆军:首先要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就是要依靠公众来进行预防

如果政府把防控疾病的责任全都由自己来承担、自己来垄断的话,这是很不明智的

如果公众掌握了正确的、一定的知识;掌握了正确预防的手段,那么就会迅速地识别、迅速地去就医,这样才是比较高效率的预防

另外,政府避免垄断疾病预防的手段、途径、资源,那么也会使得政府不会到最后成为众矢之的

要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在中国来说,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因为在过去历次的公共卫生事件当中,我们都发现政府有一个“维稳”的思维,担心真实的疫情被报道出来、被公众知晓,就会影响所谓的社会稳定

所以它就倾向于采取 “捂盖子”,或者隐瞒、或者是控制信息传播的方式

这种方式其实反而会造成公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才真正会导致一种恐慌,因为公众不知道疫情到底发展到什么状况、不知道怎样识别、不知道怎样预防

政府这种所谓的维稳的目的其实并不能达到,实际上是南辕北辙的

以上是本台记者何平邀请广州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生曾军和北京民间的公共卫生组织“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讨论当前H7N9禽流感的传播情况

相关报道 董俊华吁疫苗立法遭刑拘 受害家长声援 恶性流感再现韩国 中国游客恐受影响 疫苗之殇未平 重庆药厂再曝造假 沿中蒙边境俄14州爆发禽流感疫情 中国拒分享H7N9病毒样本后果严重 民间吁停进口俄猪肉 俄是猪瘟源头

中国爆发炭疽疫情 俄加强边境监控 桃江县肺结核学生家长起诉省教育厅败诉 连发3起非洲猪瘟 疫情向全国扩散 环境数据造假泛滥 当局欲拨乱反正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