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评论 | 姜维平特约评论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姜维平) 2013-04-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于云盛(网络资料) 4月2日,住在大连的商界名人于云盛,电话中对我形容说,像两只兔子一样,薄熙来和谷开来,蹦哒了许多年,最后终于自己跳到了锅里,锅的水正在沸腾,他的下场没有悬念,不过早晚而已,可能越晚判决会越重,有海外舆论仅把这场粉碎薄谷贪腐杀人的重大历史事件,曲解为内斗和诬陷,甚至编造王立军是杀人凶手的离奇古怪的故事,这表明他们对中国不了解或另有商业企图,作为一个与薄谷没有个人恩怨,对谷又了如指掌的今年已90岁的老人,他的形容可能有玩笑和调侃的意味,但没有几个人能做出象他这样的,对薄谷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的公正评价

于云盛在体育界和商业界,都曾是全国级的风云人物,但年事已高,身体多病,目前几乎足不出户,不过,一套海外卫星电视系统,既消磨了他的时间,也打开了他的眼界,我深知他将不久于人世,故每隔一两天就与其“煲电话”,时间长短不一,却绕不开薄谷事件的主题,针对海外最新的一波文商的奇谈怪论,于云盛说,读者大部分是通过文人的笔触所行而了解真相的,由于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信息不对称,如同雾里看花,谁的妙笔生花好看,谁就有读者,如果是懂英语的人,再鸟语花香的,玩点小骗局,忽悠老外,不仅能误导读者,还可以赚大钱,但欺骗不了知情者,因为人是有思想性格的,做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不论怎么编故事,无法掩盖薄谷的恶行和本质

他对谷开来杀人深信不疑,并举出以前的性格特点进一步分析

海外有报道说,谷开来没杀人,是王立军栽赃陷害的,而且说胡锦涛是薄熙来的最大支持者,于老板认为,从大连发生的一些他亲身经历的事件看,没人会左右谷开来,相反,她是一个非凡的具有操控他人行为能力的,很有城府的强势女人,甚至薄熙来有许多事都听她的指挥,从这个意义上讲,谷是他的真正的幕后“军师”,所以,薄熙来在2009年的“两会”上曾不打自招:打黑时,谷开来曾给了他有力的法律咨询

于云盛列举了一件事,它发生在90年代初,但时过境迁,印象却不褪色

有一段时间,作家赵渝撰文揭露马俊仁造假,这其实在大连开发区的“马家军基地”不是什么新闻,让小女孩过早地强力运动并服用中草药之类的补品,这很不正常,但薄谷对赵渝非常生气,为了造势,为了名利双收,谷开来声称要替马俊仁打官司,闹得沸沸扬扬,还举办了一次起诉前的所谓理论研讨会,于云盛说,其实是为了让企业家赞助而已,他是被邀请的老板之一,共20多人,王健林也参加了,他自称忙而先发言,过后就走了,于老板说,他忙啥,没有薄谷给他优惠政策,他能批到廉价的地皮吗,即然来了,就应当至始至终地听会,别显得比别人高明,谁不知道谁

在会上,于云盛和许多人都讲了话,谷开来却坐在那里,目不旁视,一言不发,主持者是大连《东北之窗》杂志的领导袁某,他是前台表演的,而操控他的是谷开来,她只听不讲,这最符合她的一贯的思想性格:在大连,她大小事都插手,既要名也要利,即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既想恐吓作家赵渝,又深知证据上打不赢,但忽悠它一下,先骗取个好名声再说,这样以来,一可以告知外界,她没贪污受贿,她的华衣美食是通过办律师所赚的;二是可以给不知真相的老百姓一个好印象,她为马俊仁主持公道;三是恐吓京城的反对派,告诉他们,你们别利用文人和《中国作家》杂志来大连搅局

于云盛说,怎么样,老马现在养“藏獒”了吧,他离开了“政治骗子”就无所作为,他是否搞了兴奋剂,只有他自己最知道,没有惯于造假表演的薄谷,他早就倒了

于老板当时在会上直言地批评了谷开来,他说,你让老马再培养出来一个王军霞,就不必起诉一个文人了,赵渝就是写了那么几件事嘛,也没打骂马俊仁,该当何罪啊

后来,薄谷没敢动赵渝,不是因为他们从善如流,而是当时官职太小,权力不够,不得不虚张声势一下,反正谷律师已名利双收了

如此而已

据大连许多知情者透露,于云盛也证实,谷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但又是场面上寡言少语的女子,一身名牌,举止优雅,顾盼含蓄,但她回到家里可不禁言,有什么事,薄没听她的,她就大吵大闹,有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邻居不堪噪音,谷就找《大连日报》的老记马某出面协调,而马某也参加了上述这次会议,她是金县人,与谷是铁姊妹,为鼓吹薄熙来不遗余力,曾把友好广场的“水晶球”捧得神乎其神,薄很满意,下令报社奖励她一套房子,在沙河口区的科学家公寓,这事大连新闻界人人皆知

于云盛笑出了声,他说,就是这么一个处处插手政治和人事的谷开来,怎么可能任由王立军操控

早在1988年,薄熙来当宣传部长时,谷就亲自干预人事,大连文联的许多重要岗位的干部,比如,某某协会主席,秘书长什么的,没有她的力荐,如何上任

连薄瓜瓜学习陶艺,都得谷亲自打电话给邢某,强令人家免费教授,而她也叫画家张某某指导她画山水写意,你看她是什么人

薄熙来当了市长,她更是猖狂,她几乎囊括了大连所有的大生意,为今天的垮台埋下了定时炸弹,这个“定时”就是薄一波的离世,靠山没有了,反对派虎视眈眈的,他能不进监狱

许多大连人都认为,薄如果不离婚,一直和原配李某某在一起,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是北大“第三者插足”的“小三”毁了薄的事业,当然,主要还是薄家父子多年作恶多端的报应,象谷这样的女人,西方叫“控制狂”,她那么强势,那么有心计和手腕,怎么会叫小小的一个重庆公安局长牵着鼻子走呢,如果王能控制局面就不必夜奔成都美领馆,于云盛说,一个人犯什么事都有两个依据:思想性格和事出有因,海伍德早在90年代初,就在大连甘井子区七贤岭一家贵族学校教书,谷聘他当保姆和家教,给了他发展的机会,也勒紧了他的脖子,谷把他请回家,是为了保守秘密,转移财产和培养后代以及恩及子孙,而在重庆,事败在即,她必得密谋杀其灭口,这一点都不奇怪,也符合情理,王立军挨了耳光,变成醒悟后咬伤主子的“藏獒”,“藏獒”救了中国,马俊仁晚年干这行,也是天意

一辈子做生意的于老板说,当然每个文人都可以发言,他的反驳也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真相只有看原始卷宗,或实地调查才行,目前新闻不自由,司法不独立,也没办法知道全部的真相,但法院认定谷开来杀人,根据以前她的表现,他是坚信不疑的

尤其是谷在庭审时讲得“三个尊重”太妙了,这正是集中地表现了她的思想性格,如同别人收钱,他认为是贪腐,而自己受贿是正当收入一样,别人杀人要判死,她密谋杀人却理应免死,因为他们是“红二代”,江山是父辈打的,拿钱和杀人都心安理得

于老板还说,至于讲中共内斗,肯定是有的,主要是共青团派与太子党派之间较量,这就是“大锅”,水在沸腾嘛,就是互相明争暗斗,薄谷象山兔子一样,人家锅都煮沸了,他们还在疯狂地蹦,最初在滨城蹦,后来在山城跳,最后在2012年初,“扑通”一声蹦进大锅里啦,不论文人们如何忙乎,水也不会凉,习近平能不记取华国锋的教训吗

他再憨厚也不是傻子,薄熙来死定了,判刑或轻或重而已,兔子是跑不了的,就他两口子那样的性格,不用判10年,5年就气死啦,随后,他放声大笑,我被笑声感染

他又说,不要看人家抢先一步出英文书赚钱,你就着急,你不是做生意的人,你是干事业的,你是战士啊,不然,我于云盛不会在你坐牢时,一个月给你汇三百元钱,你不死也是天意,你写点别的吧,中国急需的不是文商,而是秉笔直书的勇士,你反对薄熙来,不要反对中国,不要和那些文商同流合污,好之为之吧,于是,我把更多的关注目光转向了社会弱势群体

2013年4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中国再次以拒发签证驱逐“麻烦”记者 意识形态换将 王沪宁大权旁落

佳士工潮启示录:毛左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未审先判 陈杰人遭官媒炮轰 专访:揭开中国“黑打”私企之黑幕 讨论:翻墙者对中国看法更正面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评论 (2)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文泰轩 从 济南 薄最终无事

姜高兴太早了,源于他胡编乱造太多

薄在重庆查出毫无贪腐,在大连也没有

只是政治路线之争

基本上结案了

2013-04-06 00:31 老知青 从 深圳 老姜你的文章写的太好了,你把薄写活了!这小子就是目无一切的王八蛋!我们一直在诅咒他!现代的张勋!自做自受········ 2013-04-05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