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郑恩宠剥权期结束 官方继续跟踪软禁 2007-06-0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05-dx11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星期二是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出狱一年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第一天,他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会继续争取自己应有的公民权利

然而当局继续对他严密跟踪监控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揭发控告上海首富周正毅的维权律师郑恩宠,去年六月五号出狱,今年的这一天是他被剥夺政治权利期结束的日子

然而,他住处楼下仍有警车和相关人员在看守,他本人出门时也仍然遭到跟踪,郑恩宠对本台说:“今天我看外面局势还是很紧张的,今天早晨我从窗户望出去,国保大队又来了几个人

他们可能收到消息,今天下午会有上海的拆迁户来我家里

我下午五点半和我姐到超市去卖东西,警察正好去买饭了,两个社工(社区聘用的人员)贴身跟着我们,和过去一样

我问他们怎么今天还跟着我们,他们自己说前两天已经接到通知说要调到另一个地方去了,但是直到今天为止他们说正式命令还未下达

” 记者当天致电负责监控郑恩宠的闸北区宝山路派出所询问,警员对所有问题一律回答不知道

而一些当天前往祝贺的上海拆迁户,在郑恩宠居所门口也遭到警察的盘问,一位拆迁户说:“郑律师今天政治帽子脱了嘛!我们来看看他

刚才我们上来的时候,被门口的便衣盘问,他问我们找谁,说你们不要害人,不要害他,本身是要解放的,你们这么多人来,在害他

我说我们害谁呀!我们来找蒋阿姨(蒋美丽)

” 刑法规定作为附加刑的剥夺政治权利包括选举权、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担任国家机关职务的权利;担任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

但是,在出狱的一年间,郑恩宠一直处在当局的软禁之中,这是剥夺政治权利范畴之外,没有法律依据的措施

郑恩宠表示就期间经历写的数万字文章提议胡温政权检讨大陆普遍存在的家庭监狱问题,昨天已经交给了北京的一位记者,他说:“我认为家庭监狱在中国是一种文化现象,过去一年我住在家庭监狱,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有各种形式或长或短的家庭监狱

我希望胡温能够查一下中国现在各地究竟存在多少家庭监狱,这是中国人权的现实情况

如果家庭监狱不取消的话,中国人权的进步就要免谈

” 在他恢复政治权利前夕,各媒体就开始预约采访,星期二一早就有香港报纸的记者到他家访谈

郑恩宠当天对本台说,在结束了这个附加刑之后,他希望能达成五件事情:“现在我的权利方面,近期我会主张五件事情,我已经和他们政府方人员谈过了,第一继续申诉;第二要求平反;第三要求经济赔偿;第四我要求警快重返中国律师队伍;第五我要行使一个中国公民的出入境自由,因为直到现在已经有德国、美国、日本、以及香港方面对我发出了邀请,交流也好、作专题演讲也好

我现在正在准备稿件呢!但是他们能不能批,我能不能得到真正自由,现在还是个问号

 ” 曾代理数百件征地拆迁案件的上海律师郑恩宠因代理静安区东八块居民状告富商周正毅,牵动官商勾结腐败网,被以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入狱三年,郑恩宠从狱中到出狱后,不停举报上海的贪腐案件,然而由去年九月陈良宇下马开始的反贪腐风暴,到新的领导班子习近平上任,郑恩宠这个举报人不但没有得到嘉奖,反而是继续受到软禁

郑恩宠认为他现在的处境反映上海官场的问题根深蒂固:“ 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光只靠习近平一个改变不了

黄菊在上海经营了二十年,这套班子全部是他的人马呀,上海广有区和县就是九个,部委和局级单位可能有一百多个了,这些官员都是他提拔的

再说,这二十年当中,几乎只有上海往外面调干部的,没有外面调到上海来深扎着的,很少很少

在中共党内形成了一个崛起的地方集团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魏京生被日本入国管理局送往医院检查 高智晟再遭殴打 海外获奖后当局示警

魏京生前往关岛途中在日本机场被海关拘留 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在监狱中遭毒打 孙不二获中国青年人权奖前突然失踪 郭飞雄见律师诉遭酷刑逼供 要求紧急向中央举报 杨建利返美手续有争议 当局最终受理应日内回复 中国各地维权人士被警方骚扰 中国泛蓝联盟谴责当局打压 热比娅:儿子入狱是当局对她报复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