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了望》周刊提出处理群体性事件要慎用警力 2007-06-0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04-s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最近一期《了望》周刊上的一篇报道表示,广东省政府告诉它的官员:在处理群体性事件过程中,对于使用武力和抓人一定要取慎重态度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路透社星期一的报道以“中国官员被要求更好地处理群体性抗议事件”为题,介绍了《了望》周刊这篇报道的主要内容

《了望》周刊的报道称,广东省2006年的群体性抗议事件比前年下降了37%

报道援引广东一些高官的话说,“广东、浙江、四川等省的政府在处理群体事件方面的经验可供参考;”“处理群体性抗议事件不能像以前那样仅仅依靠警察…” 北京作家、学者王力雄表示,一般人无法了解中国群体性抗议事件的具体次数,但是他说,导致群体性抗议事件的社会矛盾和问题依然存在,仅仅改变处理手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群体性事件是否下降具体数据我们还不知道,社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社会矛盾仍然存在

变换一些手法来处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从长远来讲并不会真正做到社会矛盾减少,冲突减弱

” 旅居美国的劳工权益活跃人士刘念春表示,中国不少群体性抗议事件都是在民众权益受到侵犯又申冤无门、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生的: “中国老百姓国际上都有名,就是能忍,而且共产党可能也认为是这样,老百姓忍无可忍的时候只好起来抗议

象那些上访的,如果他有办法恐怕也不会上访

” 刘念春表示,应当从制度入手,解决中国社会长治久安的问题: “这种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最根本的就是从制度上解决,在报道的时候不能偏颇,从公正的立场报道

但媒体在中国基本上是官方的,报道不可能不偏颇

所以这些事情共产党只要明智就只能从制度上解决才能长治久安

” 王力雄也表示,实现民主制度有助于克服导致群体性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 官场腐败: “解决官场腐败的问题,归根结底我觉得是有办法的

这就是用民主制度的这种方式来解决,因为现在解决腐败问题实际上采取的是以少治多的方式,像过去的封建王朝时期,那些帝王也想解决腐败问题,他只愿自己一个人腐败,下面的官都廉洁,他做得到吗

所以以少治多永远都是防不胜防的

只能靠民主制度,形成以多治少

上下面的人盯着上面的人,这样才能盯得住

” 导致中国群体性抗议事件的另一个原因是分配不公、贫富差距过大

王力雄说,实现民主制度不能消除贫富差距,但会使穷人得到更多帮助: “在我看来是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

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当然不是靠现在所谓的民主化可以解决的,因为现在的民主化是和资本主义联手的一个关系,这种制度之下的贫富分化,我认为是不可避免的,当然民主制度充分的话,对穷困阶层有相当的救济和扶持,有一定的社会保证

” 中国近些年来的一些群体性抗议事件的起因是由于农民的土地权益受到侵犯

一些学者,如美国三一学院教授文贯中,主张通过土地私有化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王力雄则表示,中国不能轻易搞土地私有化: “我个人的看法是,不是轻易可以搞私有化,因为在一个整体社会结构没有一个非常好的调整之下,匆忙地搞土地私化,实际上是给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和多数人的土地丧失会连在一起

其实这在中国古代经常发生的,在小农经济的条件下,逐步使大量土地被人兼并了,然后很多流民没有土地,最后变成了动荡的根源

现在很多人认为只要土地私有化了,农民的权益就有保障了,实际上也不见得在这个小农经济的情况下,这种小农的,弱势群体的土地很容易被强势集团剥夺

” 路透社援引中国官方数字说,中国2006年的群体性事件为23000起,低于2004年的74000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东莞鞋厂工人堵路抗议 劳动部门迫自动辞职 厦门化工项目引发警民对峙 百名维族集体上访被收容 广西计生风暴继续蔓延 湖北访民景明国被警察强行抬上车送普法学习班 烟台两千民众聚集要求对话:“阳光工程不应只照官家” 青岛河西村村民因抗议强拆被拘留 广西博白粗暴计生引骚乱事态跟踪报道 广东村民告省国土资源厅 西安暴力拆迁职工住房 八旬老汉哭诉单位无情警旁观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