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中国 中国年轻一代对六四看法不一 2007-06-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603-aw.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1989年北京发生天安门学生运动时,年轻人是运动的主力

18年后的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对六四有什么看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了几位大陆的年轻人

下面是安培的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四川遂宁人邓永亮是1976年出生的,1989年北京发生学生运动时,他才13岁,没有参加

但邓永亮是个向往民主自由的青年,1998年,他大学毕业后加入了被官方取缔的中国民主党,之后因为从事维权民主活动,多次受到警方的监视,骚扰,关押

邓永亮的儿子于2005年12月10号出生,这一天正好是世界人权日,邓永亮就给儿子取名“世权”,表明他愿为改善中国民主和人权状况而奋斗的决心

六四十八周年到来之际,现居陕西的邓永亮和其他几位异议人士一起到西安的三兆陵园悼念原中共高级官员林牧先生

去年去世的林牧先生曾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秘书,八九六四事件之后公开与中共决裂,倡导民主和政治改革

邓永亮星期天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六四爆发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六年级,当时因为年龄的关系根本就没参加过六四活动,我一直在追随六四运动的精神、追随六四先烈的遗志,要把民主、自由、人权进行到底

林老以前是共产党人,后来不是了,但是林老不管是不是共产党人,他都一直在追求正义、民主

我们应该继承林老以及六四民主运动的精神

” 中国许多异议人士在六四十八周年到来之际都有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

那么,除了这些异议人士之外,普通的中国百姓对六四又有什么看法

他们还记得六四吗

记者根据在互联网上找到的一些手机号码,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几位年轻人

他们有的表示对六四完全不感兴趣,有的感兴趣,但同时认为政府当时镇压学生运动的做法是正确的

浙江一位职业技术学校的毕业生目前正在找工作,在被问到是否还记得六四时,他说:“六四,不好意思,我是84年出生的,不知道就没什么好聊的

” 内蒙古一位80年代后出生的小姐也表示不关心六四的事情:“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不知道这些,我们上班很忙的,没人聊这些

” 来自中国北方的另一位自由职业者在接到记者电话后,比前面两位更愿意谈论六四

听到记者问到六四,他第一个反应是:“太惨

我后来看了录像,我当时不到十来岁,当时是听说,小时候不懂,长大以后才知道,长大以后知道很惨

” 尽管这位年轻人对六四时学生的命运寄予同情,但是,他不否定政府当时对学生采取的行动: “因为当时是一种抵抗,包括在外国公布的时候也是抵抗政府才死了那么多人

他们当时不抵抗政府,就没什么了,政府不可能无缘无顾杀自己的贫民百姓,这不可能

除非不是当今社会

我很同情这些大学生

里面有很多矛盾的地方,那时中国正是改革的时候,没办法,从古到今每次改革都要死很多人,这也是很正常的

” 在被问到官方是否可能为六四平反时,这位年轻人说:“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有平反的可能吗

我觉得是不可能,共产党是绝对不会认输的,绝不会道谦或怎么的

其实不要说89年,早在以前象二几年、三几年不是也有很多大学生死了吗

已经成为历史的东西了,没什么了

” 中国1989年的民主运动参加者以学生为主,但现在很多中国的年轻人对政治相当淡漠,对六四不甚了解

邓永亮先生认为,这跟共产党的奴化教育和当今的商业大潮有关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六四”十八周年纪念:“六四”将长留人们心中 民主中国阵线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纪念六四十八周年-压力是个好东西(鲍彤) 天安门母亲发表“六四”18周年座谈纪要 英国纪念六四委员会举办烛光悼念活动 年轻一代关注六四真相 网民电邮反馈予吴仁华 大陆异议人士谴责马力的“六四非屠城”言论 香港立法会「毋忘六四事件」议案被再次否决 天安门母亲港支联会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 六四诗集>在洛杉矶正式发表 中国青年人权奖颁予孙不二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苍漕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