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六四诗集 序言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编者的话 六四与五四一样,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为除去人类社会封建王朝的专制变种--- 共产制度,正如俗语所说,仁人志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已经且仍在付出悲壮而惨烈的代价

为了发扬六四精神,传承六四文化,进一步铲除仍残剩在中国社会的专制体制,实现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权理念,我们怀著珍惜生命、缅怀死者、反思历史、继往开来的心情收集编撰了《六四诗集》

《六四诗集》征集消息经各媒体报导后得到了海内外人们广泛回应,共收集投稿与推荐作品一千二百八十一件,五千三百四十一首,我们深切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与支持

在本次诗歌征集中,众多身在内地的作者与荐稿友人即使身处中国政治的恐怖之中仍不避恐怖冒险通过各种管道向我们投稿与推荐,甚至不惜因此失去优渥的工作和平静的生活,令我们尤为感动

《六四诗集》共分五章

第一章为广场及蒙难者作品,第二章为民主人士作品,第三章为民间人士作品,第四章为国际友人与海外人士作品,第五章为六四歌曲

为陈述历史、展示六四作为一场文化运动的流向,本集的编撰尽量做到以史实史人史诗为基点,相容各个时期各种不同情感与观点的作品

六四运动融聚了中国人类的勇敢与期望,融聚了他们的渴求与悲愤,融聚了中国人类乃至地球人类对这场运动的可贵情感与高贵热血,我们希望这部诗集的诞生能让人们更真切的牢记历史,展望未来,为中国这个守旧落后的民族早日走进现代先进的文明发出自己的光热

由于“六四” 目前仍是中国社会的禁忌,收集工作仍很艰难,尽管国内众多有识之士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可贵资料,相信许多优秀的作品我们尚没能收集,希望未来“六四”问题在中国社会得到公正对待之后,这部诗集能编辑得更为完善

《六四诗集》尚未出版,已有翻版在大陆遭中国政府查缴

我们感谢人们对《六四诗集》的关注,同时谴责中国政府封锁历史真相、扼杀言论自由、摧毁人类文化的恶劣行径,愿人们对我们的支持能促进《六四诗集》广泛深入的传播

《六四诗集》编辑、顾问委员会 二00七年二月一日 王丹序言:《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十八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海外流亡的六四学生和当年参与运动的人士组成编辑委员会,准备出版一本《六四诗集》,作为十八周年的献礼

我个人认为此举相当具有意义,因此欣然参与

说它有意义,首先是因为六四作为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多年以来在人们的记忆中总是以政治的面目出现

其实任何一个历史事件都不会只是单一的面向

我们看到的示威、静坐、策划、乃至他们的镇压,都只是六四事件政治的一面,但是作为当初以善良愿望参与的经历者,我们脑海中其实清晰记得的是那些非政治的,人性的,甚至是文学性的一面

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尚无一本从文学角度全面展示当年六四事件的历史文献

因此,《六四诗集》从这个面向呈现人们对六四的回顾与反思,可以使六四的形象更加丰富真实

第二个意义是,《六四诗集》的出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凸显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文学与政治发生关系,首先是因为二者都面对社会,面对组成社会的个人

文学与政治的互动也是在社会这个层面上进行

二者都是一种社会事实,社会把二者联系在一起

二者也都具有社会功能:政治治理社会,文学安慰社会

对於追求人类进步的人们而言,文学与政治都是重要的手段和活动领域

文学是改进人们对人类自身的理解,而政治则试图改变政府政策、国家领导人和制度来改进人们的生活、命运和社会正义状况

在推动人类进步和改善人类社会的事业中,这两方面活动需要也常常相互帮助

政治改进总是为文学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

而文学可以为社会整体创造政治进步的精神动力和帮助进步政治力量动员民众

文学并不总是象牙塔中的精神贵族独自享受的文化奢侈品

在20世纪70年代中国大陆的伤痕文学曾经对於人们摈弃“四人帮”起过难以替代的政治启蒙作用

美国历史上《汤姆叔叔的小屋》被林肯誉为导致美国内战从而解放黑奴的作品

文学领域最负盛名的诺贝尔文学奖中的道义关怀往往是政治关怀

邱吉尔竟然因其许多政治演讲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这些事例有力地表明文学对政治的功用是如何重要并被政治和文学界所鉴赏

最后的意义是,希望诗集的出版可以继续帮助人们记住历史抗拒遗忘

今天极权者最希望的就是让六四慢慢地从人民的记忆中消失

这样,他们就可以洗去自己身上的罪恶,就可以日后在必要时再复制另一个六四

我们纪念六四就是为了让这可怕的可能性不再发生

只有让历史悲剧鲜活地存在人民心中,极权者才会有所顾忌

毕竟他们再强大,还是一个犯罪者

否则,他们就不会《六四诗集》还没出版,他们就在内地查缴翻版了

郑义序言: 诗所预言的审判与复活 我想我不是为这本诗集作序的最佳人选

但朋友们真诚相邀,惟有从命

对于诗,我没有专门的研究

这篇短文所谈论的,仅仅是一位八九民运亲历者对于诗的一点点感受

书稿匆匆看过,选得不算精粹,编辑体例也还有加以改进之可能

尤其希望将来再版之际,能够征集到更多的现场诗歌

1989年春夏之交的中国,那真是一个波涛汹涌的诗的海洋! 光阴荏苒,八九民运被绞杀已经快18年了

18年的岁月,不算漫长也不算短暂

屠城枪声中出生的孩子,如今已然长成门扇高的姑娘小伙儿

18年的一棵树,也成了合抱的栋梁

然而六四的血没有凝结,还在静静流淌

死难者的魂魄,还和夜风一起四处徘徊

有诗句这样说:“……六四老了,掉了几个牙齿/十七岁的六四不是少女/她被命运抛弃,被爱人遗忘/她长长的指甲没有修剪,凌乱的白发没有梳理/或许你在半夜三更看到一个游荡的女鬼/那就是我们深爱过的六四啊……”

(茅境:《六四招魂》)写的是帝国的冷血和民众的遗忘

18年了,世界和我们一同期待

期待什么

超度与审判

每一位心智健全的人,都会在心底作出类似的预言:“会有这样的时候/怎能没有这样的时候/一年复一年,不会太久/在同一个永远的日子/以心底的泪水酿造祭奠的薄酒/一起等待最后审判的钟声越来越近”

(方舟子:《会有这样的时候》) -在这里,我想离开政治说一句诗歌:其实,诗歌超越人世间一切权柄,她不仅可以预言审判,她自己就是最后的审判

诗歌有一种神奇的性质

18年前,我们唱诵着诗与歌走上街头,爆发出火山般的对自由的渴望

他们呢

他们用武装直升机的轰鸣和枪弹的呼啸作出回答

仇恨的履带,把青年和女神都碾成了碎片

他们似乎胜利了

他们愚蠢的头脑就是不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诗歌是杀不死的

18年后,我们的诗结集出版,他们呢

他们怎么不出一本“镇暴诗集”呢

在最根本的意义上,诗歌天生来就不属于暴君

我指的是诗意,并非那些陷笑的类诗的长短句

真正的诗意,那种美好,不是用金钱与刺刀可以收买胁迫的

回忆起近18年前春夏之交的那些日子,心底总会漾起如梦的诗意

北大“三角地”大字报栏下、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校旗飞扬的绝食营地上,到处都有人在抄诗诵诗

那个时候,他们在做什么呢

他们在调兵遣将,怀着地狱之火般的仇恨,妥贴地万无一失地安排着杀戮

暴君们天生来就是与诗为敌的

因为诗的真正的本质不是献媚,不是蛮横,不是仇恨,而是信仰、希望和爱

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对生活的热爱,与诗是互为本质的

於是,在漫长野蛮的监禁中,在咀嚼失败苦果的流亡中,我们仍然不停地吟唱,用诗来对抗苦难与死亡

有一些细节是难忘的

每日清晨,绝食团广播站开播,那开始曲并非通常人们可能选择的斗志昂扬的战歌,而是一首温情脉脉的《让世界充满爱》: ……当我走过你的身边 我愿带走你的笑脸 心中没有一点阴云 阳光变得更加鲜艳…… 当这歌声如夜雾轻轻漫过广阔杂乱的营地时,太阳正在升起

广场东边,历史博物馆背后鱼肚白的天空,迅速晕染上朝阳的霞光

早晨的风,阵阵徐来,旗绳扑打着高高的旗杆,发出如钟似磬的乐音

……希望会有那么一天 再也没有眼泪仇怨 再也没有流血离散 共有一个美丽的家园…… -尚未从梦里苏醒,你就走进另一个充满爱的世界

那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还有那些花,人们不断送来的鲜花

百合、马蹄莲、玫瑰、郁金香、蔷薇、一串红、燕尾、石竹、风信子……那么多花,广场几乎成了花市

(我看见,这些花也曾送给围城的军人,在他们还没被称为杀人“畜生”之前

)后来,那些娇艳的花都被士兵的军靴踏烂了

但在我们的诗行里,有一朵蔷薇正在复活: ……我将默默背起自己的遗骸 爬过鲜血洗涤的屠城之夜 爬过没有被写完的青春史诗 爬过五千年历尽劫难的国土 抱紧理想,爬进最后一泓月色之水 苍天已在苦难中猝然崩塌 谎言高压着沉默,而六月 青春史诗的第一朵蔷薇 不可凌辱,正缓缓挣出稚嫩的春色 在应声倒下的地方 在曾经长满勿忘我的无名荒岗 在母亲悲恸的泣影里,在情人泪濡的罗裙边 殷红地绽放 (雪阳:《最后的诗》) 早在枪声尚未停息之际,诗人白桦已经预言了被屠戮者(小草)必如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复活: ……当春水从人们眼中涌向大地的时候, 上帝微笑着从十字架上走下来, 小草挺起最柔弱也最具韧性的腰肢, 复活必然成为一个庄严的节日, 欢歌一如生命,无所不在

(白桦:《再生》) 朋友们,在困难的日子,要坚守我们的希望与理想,永葆歌唱与哭泣的能力

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堕落的时代,诗就是我们的弥赛亚

诗说最后的审判即将来临,那钟声就必然敲响

诗说被屠戮者将要复活,那节日必不远了

2007年3月1日,华盛顿D.C.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六四”十七周年专辑 “六四”十六周年专辑 刘晓波作品 袁红冰作品 骆一禾,喻东岳作品 应去作品 无名作品 鲍彤作品 王丹作品 张伯笠作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