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中国透视 反右50年:中国的基督徒右派座谈提纲: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527panel.mp3 座谈人:王怡先生,中国作家, 法律学者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时间:美东时间2007年5月17日 请听节目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座谈提纲: 一、教内反右的背景 1、关于中共剥夺国民自由的三部曲: 1)信仰 (1949-1952) 2)财产(1956) 3)言论(1957) 2、57之前:“三自”与抗拒“三自” 关于王明道为首的11个独立派教会 二、教内反右的特点 1957年8月7日,正式成立三年的基督教(新教)“三自爱国会”,决议号召全国基督徒,积极参加“反右派斗争”

但在共产党政权下,宗教不过是愚昧和迷信的遗留,即使牧师和其他神职人员,也很难被当局和一般公众视为“知识分子”

更何况那些普通的信徒

因此教会内的反右斗争,比主流社会和主流知识界更加惨烈

只有极少数知识分子的基督徒,或因他们的双重身份而能被主流社会了解,但大批被迫害的基督徒,却难以被计入“右派知识分子”的群体

甚至迄今为止,基督徒右派分子们的遭遇,也难以得到主流社会的关注

根据大陆156种报纸、57种杂志作出了一个确切的、但是不完全的统计

1950年\x{2014}1953年的“三自更新运动”期间,被监禁的新教徒约6万人

其中被处决的共10,690人

而在1957年\x{2014}1958年“三自爱国会”领导的反右斗争期间,被划为右派的新教徒不计其数,其中被处决的有2,230余人

三自会在反右斗争中,响应毛泽东的号召,提出教会要进行一场深刻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并强调“务必在政府直接领导之下进行”

1957年10月底,三自会扩大会议决定,“向全国基督教工作人员进行社会主义教育”

从1958年1月起,学习班在各省分批举办

除“向党交心”和自我检讨外,进一步鼓励对“反社会主义”言行的相互揭发

学习班的另一目标,是改造基督教中不符合社会主义的教制

各地的改制大致有以下方面: 1、 撤销各教会的委员会、执事会等机构,统一由三自会领导; 2、 对教会解经的书刊进行审阅,“有毒草”的一律剔除; 3、 全国采用统一的诗歌,并一律剔除反革命传道人(如倪柝声的大量诗歌)的作品; 4、 停止宣讲末世论等“消极悲观”的道理; 5、 不强调信与不信的分别(如婚姻问题); 6、 禁止赶鬼医病和为病人祷告; 7、 各堂奉献上交三自会,统筹统支; 8、 在教堂之外,不举行任何宗教活动

在收获农忙等季节停止礼拜,以支持“社会主义建设”

学习班结束后,一定比例的人就被戴上右派帽子,下放劳改

到了年底,吴耀宗在上海人大作“加强反帝爱国工作,清除残余反动分子”的汇报

他说,经过社会主义教育,我们明确了教牧人员属于不劳而获的“剥削阶级”,必须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

从此,大批传道人离开教会,被送往劳改营

教会缺乏牧者,三自会又替共产党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教会合并和联合崇拜运动,直到将全国2万间教会压缩到不足100间

三、基督徒右派的典型案例 袁相忱 倪柝声 李景沆 俞以勒 吴维尊 其苦难经历、心路历程、吴维尊的卓绝典范 四、与一般右派相比,基督徒右派的独特品性 如果在1950年,教会中有一万个王明道、一万个吴维尊,那么后来的反右运动和文革还可不可能发生

尽管家庭教会活出了一个殉道和护教的传统,但“三自”从新教而起,及教会的普遍性背主,依然是每一个中国基督徒的耻辱

同样也是曾为这个民族带来诅咒的一部分

而以这个眼光来看教会与“三自”的关系,一个家庭教会的基督徒第一要做的,就是来到上帝和中国人的面前,替三自会的信徒认罪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中国透视 亚洲金融危机十年回首 《别人的生活》(窃听风暴)与中国的生活 叶利钦与苏中共产政权的命运 评中共“民主路线图” 人类史惨剧:毛时代大饥荒 从张鸣事件看中国的大学体制 重庆钉子户事件始末 评2007年两会与“温家宝现象”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播新教200年 中国两会与意识形态之争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莫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