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说真话打成右派二十年 耄耋老人呼吁彻底平反(一)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530invest.mp3 对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的大批老人要求平反的有关情况展开调查 听报道 Download story audio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反右派运动五十周年,从今年年初以来,大批当年被打成右派的老人,纷纷联名上书或者发表公开信,并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呼吁中国官方给蒙受多年政治迫害的右派人士进行彻底的平反,以洗雪他们的不白之冤,并赔偿物质和精神上的损失

据调查,右派签名要求彻底平反的活动从2005年就已经开始,至今已经从各地征集到了签名上千个

但是,这些大多年过七旬老人要求平反的活动受到官方的密切监控和打压,目前的签名活动被迫中止,有关纪念反右五十年的活动也无疾而终

铁流是这些要求平反右派的成员之一,曾经参与右派的聚会和纪念活动,也参与联名上书撰写要求平反的公开信,因此受到了官方的监控

他对记者介绍说,官方对于这些要求平反的右派采取了各种措施,进行压制,令这些老人感到失望: (录音) 反右运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发动的第一场大型群众政治运动,其主要结果是给大量的人士,其中知识分子占大多数的人定为右派,在政治上打入另类,这些人因为成为右派,往往失去原来的工作,被劳改到偏远地区从事不适合的体力劳动,丢掉自己的专业乃至尊严,长年在政治上得不到官方的信任,时间长达二十多年,官方说右派人数是五十五万,但因为有大批内控右派,所以实际人数比官方公布的要多

虽然一九八零年在胡耀邦的主持下大部分右派得到改正,但官方只承认反右扩大化,不承认反右完全错误,这些右派所受到的损失也没有完全得到补偿,因此这些老人近年来一直要求彻底对右派平反,同时也要求官方对所谓的反右运动彻底反思

据调查,在反右运动中,当初最年轻的右派是18、9岁,现在也年近七旬

那么这些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事情过去五十年后,为什么要发出平反的声音呢

当年这些老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被打成右派的呢

铁流在五十年代是四川《成都日报》的编辑,他谈起自己被打成右派的经历说,自己当初喜欢文学创作,因为提倡文学干预生活而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 (录音) 他还介绍说,当初在成都有个著名的流沙河事件,很多爱好文艺的人士都没有幸免,成为右派: (录音) 陈奉孝是原北京大学的学生,当年一心希望成为科学家,但因为过于希望专研业务,希望减少政治学习而被打成右派,如今五十年过去,在山东的陈奉孝回忆起当年被打成学生右派,仍然感到十分冤枉: (录音) 北大物理系的学生右派谭天荣更是感到冤枉,因为他至今认为,他当年的右派言论知识学术探讨: (录音) 在学术重镇北大,不但学生有很多人被打成右派,老师中也有很多是右派,饶仁杰就是其中一个: (录音) 据记者在前右派的调查中了解到,被打成右派的人士主要分为五种、一类是著名的民主人士,也就是所谓大右派,他们包括费孝通、章乃器、黄炎培、章伯均,罗龙基,这些著名的民主人士当年是反对国民党的民主派,对于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作出过贡献,对于中共建立政权后,给予他们形同虚设的职位,充当花瓶不满,因此在毛泽东提出百家争鸣口号时提出意见,被批判为猖狂向党进攻,成为大右派,直到1980年仍然没有全部平反,这类右派仅占右派总人数的百分之一

第二类右派是知识分子,他们在解放前大学毕业,是自由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因为对国民党缺乏民主不满,有的到了延安或者投奔了解放区,他们对于中共建政之后的不民主提出意见,因此成为右派

他们中的代表人物是记者刘宾雁、戴煌、铁流、作家王蒙、教师葛佩琦、后来的新闻局长钟沛璋,这类右派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十五

第三类右派是学生右派,他们解放前高中毕业,追求过民主自由,充满理想主义,在党号召提意见的时候就觉得责无旁贷,像上述的谭天荣和陈奉孝就是这类右派,这些人士占右派人数的百分之三十五

还有一类右派是机关干部,他们那内心完全忠于共产党,但反对党内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因此在反右的时候提出一些意见,批评共产党干部不关心百姓,有特权,因此被打成右派,这类右派占总人数百分之十五

最后一类右派完全是被充数的右派,他们因为不幸地被负责反右的官员随意划成右派,几乎没有任何理由或者证据,也没有太多言论,就成立右派,这类右派占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多

铁流介绍说,当初这些人被划成右派,是最冤枉的: (录音) 那么,这些被划为右派的人士,究竟在社会的政治和个人生活中,经历了怎样的命运呢

在五十年过去之后,究竟如何看待这场影响中国几代人的反右运动呢

为什么中国官方在半个世纪之后至今仍然不给右派彻底平反呢

针对这些问题哦,我们将在下两集的调查报道中,继续展开调查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email protected]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您也可以上网收听本台节目,网址是:www.rfa.org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调查报道 在体制内擦边球的网络调查记者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陈桂棣、吴春桃专访 残疾人家鱼场两次被毁 巨额投资付诸东流(上、下) 人去楼空 住宿费是否应照收

徐州学生抱怨校方乱收费 大户室内买股票遭清仓 大学教师遭损失上街抗议 众上海青年流徙闽北军天湖 尴尬囚徒五十年望断回乡路 贪赃枉法狱警私放大毒枭 抓小放大始作俑者仍逍遥 记者披露造纸厂污染环境丢工作 陈良宇同地产商沆瀣一气被抓 多名上海拆迁户持续遭受打压 赤壁多名移民举报贪官 天安门广场下跪喊冤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