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六四诗集 杨春光作品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太阳与人和枪口(组诗) ---- 中国天安门广场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纪事 五月的广场 五月的广场 是自由和民主的海洋 荡涤着一切腐败的浊水 为着苦难和抗议的太阳 每个人的手 都自觉地,高高举起V型 这是胜利的标志 代表着不该倒下的人 朝霞不再是萎缩的花环 在共和国英雄的纪念碑下 静坐成新的希望的碑林 如坚贞不屈的兵马俑 通过时间,书写着由人民书写的历史 完成着从五四到今天尚未完成的使命 母亲啊!为您 您的儿子忠诚地长久地跪下了 请求人民的总理见见正义的阳光 盼望民主与法制的手臂 把要求惩治官倒的儿女揽进自己的怀里 让所有东方巨人的手都从荒原上醒来吧 在那失落太阳的位置上 重新?造民魂 不再用失重的心敲击夕晖的鼓 第二套方案,绝食吧 准备用血点燃火种 准备倒下的地方是一颗流泪的蜡烛 准备站起来的位置是没有归宿的墓地 即使明天面对枪口 也绝不交出自由和拍卖良心 真理的喉咙再不能割断 东方睡狮醒来吧 中国,揭开了伟大创世纪曙光的大幕 五月的广场啊 图腾着中国的龙阵 横空出世的国度,命名着凤凰涅盘 命名着历史长河的导航将是人类进步的航灯 顺其宇宙者存,逆之地球者灭 大迁徒,大反复,大浪潮啊 五月的广场青春大出走的广场 无论是血写的遗书 还是昏迷过后的脚步 留下的将是明天的战斗 推动的将是历史的车轮 滚 滚 ---- 向 ---- 前! 向 ---- 前!! 1989年5月19日 伟大的自杀 伟大然而也是罪恶的一天 你坐在那个不得不给你保留的位置上 再也不能听凭一个幕后的枪手 随意把民主暗杀 你这个矮个子急性子人啊 湖南的辣椒火红的性子 从那个人人都该向他弯成弓型的坐位上 炸药般站起 为正义说话 为民主疾呼 为人民发火 为祖国暴怒 为最切近真理的声音怒吼 中国向何处去 我们的决策者 再不能站在十字路口发呆 摸石头过河 越老越糊涂 于是,你把血性的肝胆抛出了胸口 你把一颗良心摆在桌面上 任对面投来的手术刀怎样解剖 都是一片坦荡而浩然的海洋 你知道这样你的心脏病会发作的 你是借着你的对手为你准备的匕首 进行一次抗议性的伟大自杀啊! 本来已经医好的病 本来不该强迫你动火的时候 本来你也属于正当防卫 本来完全可以撇开那个老人的拐仗走更好的路 本来不须在背后用枪口阻止你大胆的脚步 可你饮了多少苦酒啊 吃了多少不该吃的一记一记闷棍 你犯了儿子比老子强的错误 你反了垂帘听政的朝纲 你仍以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名义规化着蓝图 你小小的黑色西服永远敞开着 鼓荡着人类东方的风 你不能容忍你激烈跳荡的心脏被长期扭曲 你宁肯停止它,也不肯出卖它 你昂然而又不安地 走向了这种特殊方式的 伟大自杀的道路! 看啊 就在你躺成的这条道路上 人们通过你经常双举的手走向广场 走向太阳还未出发的地方 走向抗议的大浪潮 走向全国的伟大民主爱国运动的新风暴! 1989年4月26日 太阳与人 广场上 是太阳与人 除了太阳与人 还有城楼上些许枪口般的瞳孔 向这边偷偷瞩望 那些瞳孔压满了黑色的子弹 时刻准备着扣动板机射穿我们的胸膛 我们静静地等待着 收尸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 如果枪口能射落太阳 如果如林的手臂不可能被他们一次性地伐倒 如果共和国先辈的英雄还醒着 人民不可能是一声枪响就顿时散去的鸟群 准备着铮亮的臂膀 准备这坦克压过来的时候 用自己的尸首垛成民主墙 不是想杀害太阳的人就能杀害太阳 也不是用囚禁和强奸太阳的方式 就能欺骗人民 不可侮辱的是无数真心想以太阳的名字照亮华夏的人 因我们爱这养我们的摇蓝 也痛恨那任其剥落的屋顶 让沉重的影子像人民英雄纪念碑一样耸立起来吧 像那些能够走向自由女神的树 撕掉乌鸦般谎言的碎片 也走向为自由女神而付出代价的太阳神 这里,我们五月的广场啊 太阳与人 痛苦将是一个幸福的过程 罪恶也将是我们欢乐的过程 乌云将不会当作枫叶装饰我们的眼睛 直升飞机呜呜的天空将晴朗如初 因为我们为自由而战才甩下了许多肮脏的垃圾 我们希望的将不是血腥的清洗而是人民的清扫 我们庆典的日子 也许在墓地,也许在人民大会堂 或者在天安门城楼下,兵临城下这个词 将是一片叹词欢雀的海洋 ---- 即使是死 我们也会闭上眼睛这样想 ---- 即使是生 我们一定用结局或开始的故事珍惜这一天 啊,天安门广场啊 太阳与人对话的日子 魔鬼与人较量的日子 恶梦不在早上 幽远的着声即将来临 我们选择的这片天空永不会腐烂…… 1989年5月4日 中国,青春大流血的黎明 ---- 纪念「六.四」天安门广场大屠杀 子夜 黑暗向黎明开始了公开大屠杀 千万个手无寸铁的孩子们 倒在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枪口下 血泊飞溅着,飞溅着 淹没了金水桥 击落了天真无邪的晨星 一具具尸首,一具具 被兽性发作的装甲车 压成了来不及呻吟的肉饼 黎明前深重的黑暗啊 血洗的沉沉黑夜延续的黎明 看那只即将断送共和国的腐败而残暴的魔手 自己也为自己敲响了最后垂死的丧钟! 黎明啊,我的中国 果真那公正太阳的天平早已位移了吗 可那些是千万个善良的心脏啊 还没等他们为黎明而战的心跳动到黎明 就被任意强奸黎明的刽子手卑鄙地屠卖 顿时,在启明星坠落的位置上 整个黎明的天空布满了淤积的血污 ---- 淤积中国的大面 淤积心脏出血热 ---- 被血染的黎明,黎明也急剧凝聚着积血云 血肉横飞的天安门广场飞飘着不死的魂 悲壮被狂笑谋杀不了 血腥擦亮了整个中国的眼睛 不再仅仅失眠的中国,地火开始奔突 血债已经种成心脏上的喷血的弹孔 再不能只去挥动没有枪的手 快快把V型的手指插入苦难的泥土 在滚滚的荒原上去长出火海的树 重新起来!起来 为诞生全新的凤凰涅盘的国度而浴血奋斗! 枪声过后并不是寂静的阳光啊 流血之后怎会清除血染的泥土 更大的风暴准备在华夏的上空飞扬 母亲啊,没有一种声音 比孩子们死前的呼唤更亲切更叫人心痛 没有一种火焰 比那豺狼焚毁孩子们的尸体更悲惨更无情 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和我的同胞兄弟姐妹们啊 真正祭礼的墓碑是觉醒的旗帜 让无名的尸首去寻找情人复仇的手吧 让青春大流血的广场上 把所有花环挺直为枪刺的锋芒 在未来历史不远的耻辱柱上 去宣判人民公敌的一个个自我绞刑! 腥风,血雨呀 血雨,腥风啊 亿万人民的泪水将汇成血水 流入长江,黄河 奔 腾 咆 哮 吧! 沉沉黑夜醒来的中国 黎明血色起来战斗的中国 不 倒 的 中国啊 为明天 命名着 胜 -- 利 -- 的 -- 战 -- 斗! 1989年6月4日 【补后记】1989年「6.4」之后我被密秘逮捕关押1年半,主要因为写作并散发这组诗

1991年我出狱后,这组诗已被当局收查殆尽,除在当局存档外,其它地方已难找到

现在失而复得,应该感谢当年一位写诗的小女孩,是冒着危险用一个瓶子把它埋藏至今(即1998年)才给我

她当年因怕员警经常追查她藏有此组诗,且也因此事被工作单位开除等缘故,只好与丈夫双双去了海南谋生,也算是摆脱了警方对此组诗藏稿的追查

这样才有了我这组“反诗”万险中的万幸

现在把它重新打印出来,仍按原件一字未改:笔名未动、简介复原、历史如常,以备详考

2001年8月20日 这不是我的时代: 我要用我的鸡向你致敬 二十世纪 这不是我的时代 更不会是我的世纪 这是你们的光长毛而不长鸡的时代 这是你们的光装灯而不通电的机械时代 这个时代,在我完成海上的蓝色假想之后 我们的鸡都在大海一样的人肉汤里泡着 你们一天二十四小时临风不抖、临事不举 你们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费尽了心机 你们浪费的精子排着长长的无产者的队伍 你们排队等着鞭子和枪膛的捶打 你们抢购面包和香肠,购买鸡的专用的口粮 你们让这个世纪光长马克思的胡子 而不长恩格斯的鸡呀 你们这个时代的列宁是一把刀 而史达林只是你们列宁手下的一门大炮 你们给俄国的资产阶级的鸡炸得稀巴烂 而塑胶时代的鸡却像塑胶管一样死而不僵 黑格尔黑黑的鸡,有时好使,有时不好使 费尔巴哈的鸡费劲巴拉,一杠子压不出个屁来 尼采虽然宣布上帝已死,但他却没能操翻这个时代 这时的希特勒冲着上帝的阴部撒尿 上帝的裤裆烂了,上帝的鸡更加阳萎 墨索里尼和东条英基都想用自己的鸡撬开地球 地球却是一个最小的鸡蛋,最小最小的…… 而它却把这个世纪的鸡压弯了,压弯了 这不是我的世纪啊 我要用我的鸡向你致敬 这个世纪应当去修建一座弯曲的鸡的纪念馆 弯曲的鸡会向每个人腼腆地低头致敬 弯曲的鸡会悼念战争和死难者的不幸 弯曲的鸡的默哀是这个世纪最大的默哀 这个世纪和这个不是我的时代 你们只能举着我的睾丸走过广场 你们只好把她的腰间的子宫拿来煮熟 你们用罗斯福的拐棍儿当成最硬的鸡用 你们邱吉尔的雪茄是点燃反侵略战火的火鸡 你们史达林的烟斗正是我们修建前的那个 -- 弯曲的鸡的纪念馆的最初模型 你们用蒋介石的秃头充当抗日的鸡的灯泡 你们的毕得胜(1)用小米加步枪打游(肉)击(鸡) 你们的铁托铁的鸡也在萨拉热锅被烧红了 为此整个南斯拉夫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一个民族死了一大半 而戴高乐将军是戴避孕套的假鸡 法国的香水瓶里都成了他个人早泄的精子库 林彪、朱可夫和巴顿将军都是饿不死的精子虫 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 他们一直替弯曲的鸡装灯,充当假币 于是有了海峡两岸和柏林墙的隔靴搔痒,或隔锅台上炕 于是那时的打锦州,等于是老太太上炕--紧周 就连巴黎圣母院也不能通电 冬宫的鸡日益腐朽了 拉雪兹坟墓里的鸡用公社的灵魂嚎叫 白宫的墙壁上涂满了一代英雄的精液 地全口广场(2)耸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是典型的时代鸡的展示 但剥落了鸡毛 鸡毛满天飞舞 如同鹅毛大雪,飘啊飘…… 飘零了整整一个时代 荒芜了整整一个世纪 为了这样的不是我的真正鸡的时代 我用我的鸡向你致敬 二十世纪 这不是我的世纪 这是你们的江青时代 这是你们的贝布托的裙子的世纪 这是那个库马拉通佳两个乳房再加上一个 不是乳房的三个乳房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女人伟大无比,阴盛阳衰 在这个时代的强女人柴契尔夫人的裤裆里 到处长满了男人的胡子和高粱茬 这个时代的男人的嘴巴不长毛了,只长庄稼 这个世纪的尼克松说话不牢了,只会筛糠 这个时代的布什、克林顿办事不靠了,只会放屁 这个世纪末的李小姘(3)的小鸡是最硬的,但就是太短 这个时代有权有钱就是硬道理,硬的鸡 这个年纪的女的无疑都是男的,男大当嫁 这个季节的狗男女合穿一条裤子也嫌肥了 窝里斗还没结束,经济文化大革命就要来临 酱缸文化使酱缸大蛆向厕所里大批量地进军 精子们在自己爸爸的裤裆里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妈妈 早晨起来洗裤头,有多少小孩顺着一江春水向东流 精子们只好互相团结起来,用吻腚压倒一切(4)的烦恼 但精子们也越来越走下坡路了 精子们在本世纪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家 精子们离开了鸡、离开了鸭和鹅 这就是鸡鸭鹅普遍阳萎的二十世纪 我用我饱满挺拔的鸡,向你致敬、再致敬…… 这是二十世纪末 这不是我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的当务之急 是把作废的小鸡克隆成旺盛的大鸡 是把铅笔克隆成一唱雄鸡天下白的雄鸡 这项工作要从小学生的书包里抓起 首先允许小学生在自己的裤裆里锻炼坚强 即是克隆鸡就是克隆自己裤裆里的雄性纪念馆 这样的时代未尝不是我的时代 这样的世纪在克隆之后要总体动员起来 但目前的时代真的不是我的时代 ---- 我要用我的鸡向你致敬,再致敬! 1994年12月5日于盘锦四号里

(1) 在恐怖的政治气氛下,诗人本诗多处使用错字和谐音手法用来隐蔽某些敏感辞汇

延安时期,毛泽东化名是“李德胜”,此处“毕得胜”是使用错字和谐音

(2) 手法同上

“地全口广场”即“天安门广场”

(3) 手法同上

“李小姘”即“邓小平”

(4) 手法同上

“吻腚压倒一切”即当时的中国政治方针“稳定压倒一切”

杨春光简介: 杨春光(1956年12月-2005年9月19日),毕业于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创办并主编所在部队第一家军旅诗报《新星诗报》

1987年3月主持海南岛全国文学社团联合会并被选为主席,因此遭受邓小平军内点名批评,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和军内降职降薪处分,并被所在部队软禁半年,中国“反自由化”时期成为中国军内声讨对象

1989年因参加“六四”民运,书写组诗《太阳与人和枪口》被军内秘密关押一年半,后转业地方从事文化专业创作

主编“中国第三代诗人诗丛”工程

1993年与人创立空房子主义诗歌流派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作品 崔莺莺作品 安田作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