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六四诗集 蒋品超作品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流星 我不知道上帝造我的原因 我活着 只为了寻找真诚 我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本性 既然我已看清 我就要把那些告诉人们 我不知道灾难缘何而来 即使热血流尽 我也愿再度投生 黑暗虽不会因我完全消退 我毕竟能带来一丝光明 1989年11月14日,江陵看守所 沉沉的一握 ---- 在我因“6.4”事件被捕前返校接受调查时,我的导师紧握着我的手,站在我在校任宣传部长时曾经常张贴宣传品的宣传牌前,脸色凝重,良久不发一言…… 永远忘不了 那沉沉的一握 虽是短暂 意却那样深浓 是寒风折枝的日子 你如此珍爱花朵 是荆榛丛生的岁月 你不避刺蔓 送来这情真意挚的爱河 坎坷中 我渴望看清自己所走的路 孤独时 我需要理解和支持 沉沉的一握 我知道 不只是道义的问候 更有真诚的相嘱 ---- 无言是作别的沉重 对视里满含哀怜、厚爱和伤痛 这是一条悲凉的路 高墙、电网、荷枪实弹的哨岗 注射着窒息生命的思想 而我明白肩上的重任 迷途时,我会想起你的眼 懈怠了,我会摸一摸我的手 寂寞 我温馨 痛苦 我欢乐 孤独 我深沉 恐怖 我抗争 有了你这份真情 我会燃烧得更加赤诚 谢谢你,在一片凄凉的荒原 生命给了我一杯苦酒 你让我品出了甘甜 谢谢你,在一条崎岖的山路 有人想把自由阉割 你郑重诚挚告诉我 那是邪恶 谢谢你,在一个寒冷的冬夜 历史给了我一牢冷酷 你为我送来了取暖之火 ---- 我 永远不会忘记 生命到了尽头 我会有饱满的收获 灿烂的行程 历史有了日出 祖国将日益民主日益自由 日益繁荣昌盛 而我将清楚地知道 这一次收获这一次日出 离不开你 我沉沉的真挚的一握 以一个祖国赤子的名义 在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我将深深地深深地 刻你在纪念碑的一角 1990年3月23日,中国汉阳 傻事 -- 1991年9月,风声很紧,汉阳监狱全体政治犯因罢工、罢会抗议狱方随意殴 打反革命,十一人就有八人惨遭监狱管教干部及干部指使的刑事犯毒打,个个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并被拖入肮脏、狭窄、臭比可闻的禁闭室禁闭(1)

我被整整 关了秋冬两季,直到除夕,才在冰雪中被接回监舍

其间,我的大学女友高玉梅来 看我,被拒

当时我满背是伤,不能仰卧,只能在水泥木铺上趴着

李海涛托外劳 告诉我说高玉梅来过,没能接见

我想着她又会为我担心痛苦的样子,心碎写下此诗

从心 到体 我无处不淌着血迹 镣铐 电击 超负荷的体力 钢刀一样的主义 梅,他们把我折磨得 已没有半点力气 门外大雪纷飞 天寒地冻 禁闭室茅坑、餐位、睡处拥在一起 就是这样 也不足五个平米 空气如此潮湿 臭味象针一样刺鼻 薄薄的囚被 压上了全部的囚衣 在无垫单的水泥木板铺上 我蜷着身子 呵着手 还是禁止不住身不由己的战栗 梅,我好冷啊 他们打出的伤口 在脊背和脚趾 现在在冰冷里 也已经麻木 我的手触过去 像是在触别人 不是在触自己 梅,我甚至怀疑 我已经死去 梅,你嘱咐我 遭了这大罪 以后应该懂得 该怎样对自己保重 不要再惹麻烦 让你心痛 可是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从头部 从足以致命的头部 电棒之下 我的难友翻着白眼 张大的嘴 喊不出话语 我们伸出的手 他已辨不出五指 场面那样恐怖 他其实是无辜的啊 他同其它的刑事犯一样 只在门口坐着 风声太响 他并没听见他们要来查监的敲门 他们硬说他故意拒政府于门外 偷偷摸摸 在里面违规违纪 电棒如雨 他倒下了 口吐白沫 他根本都来不及辩护 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在他的胸脯 他那样惨叫 象被宰 却没被宰死的狗一样尖嚎 他是无助的 刑事犯把所有的塑胶粉末 都要他一人扛完 而自己却站在一边 拿他开心取乐 他来自湖南 书生的体魄 都很单薄 他做不了 他就负气回监 干部听信汇报 批他抗拒劳改 他不服 他们就指着刑事犯 拳打脚踢 要将他整服 凄厉的叫唤 你听了 你的心也会象在被谁撕一般 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打他的嘴巴 他的血殷红的从嘴角滴出 他其实是好意的 是拿扫帚 去为他们的办公室扫地 可是他触犯了监规队纪 政治犯 不能够一人单独行动 必须三人以上排成一字 而且还要有刑事犯组长带领 才可出入 他们打着他 打得他瞪大眼睛 站在那里 八尺男儿 在学校不曾对着自己的领导和学生 流过泪 在监狱却望着大字不识几个的刑事犯组长 挥过来的拳头 忍不住哭 梅,他不是嘴疼 他是心疼啊,梅 一日之间 十一个政治犯 就有三人遭毒打 梅,我在他们中间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我们吃饭、睡觉、走路、做操 进铁门翻料、划料 心惊胆战扛着八九十斤重 烙一块就焦一块肉 如烧红的铁一样恐怖的胶卷做工 在猪圈一样的会场被洗脑 甚至蹬茅坑拉屎上便池拉尿 我们都在一起 你送来的咸蛋 会是他们饭盘里的佳肴 他们带进来的香烟 也不会忘记先给我几包 我们是相濡以沫 难解难分啊 我们眼睛里冒出的泪都是一样 骨头里流着的血更是相同 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亲兄弟啊 我不能对他们不管不顾 政府拿法律拿牢房拿一群刑事犯 拿几个对天下不管不问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狱吏 孤立我们 困死我们 用一种奴隶踩死奴隶之中的奴隶的残忍 要将我们的意志磨灭 在魂魄无法有意志的时刻 在生命处于生存的最最边缘 他们遭的罪 就是我在吃的苦啊 梅,我真的不能不管不顾哦 梅,我们罢工了 也罢会 自然,我们被隔离了 也被无情殴打 梅,我没有遵守你 我又进入了一场现实生活的正剧 我不想当正派 正派太苦,会让你受累 而它没有导演 而他们又将自己随意刻划 他们不让恶毒低于鸠三(2) 我们的遭遇 当然太难强过李玉和(3)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 会是生活中的正派 得人怜悯 他们什么时候 又是现实社会的反派 惹人会不屑 我们就这样被当成他们 拳头、电棒用来练习他们体能的靶子 合理合法 被当成他们在奴隶的日子里 捕捉做奴隶主的快感的工具 号哭 也无济于事 我不知道 他们是否真就在我们身上 找到了做主人的感觉 而我们,至少我 是凝住气 在他们的发泄中 体会着我的发泄 我是在让我的无力 成为力量 在受虐中 换他们的不安、心慌与恐惧 梅,我知道这是错的 我没有珍惜自己 我知道这又会让你难受 梅,可是 我有多苦 我们有多苦 你不会知道 我也不曾知道 不要说前程已不可能再有 不要说朋友已不可能再聚 不要说失去的青春不可能我为你再去重复 不要说我们付出的孤零零的寂寞 不可能再有几人为我们记起 就是我们心底的声音 我们要向谁喊出的话语 也没有可能有谁来理 这是能让活着的生命 其实真正死去的最残酷的冷啊 我们不甘心 我们象荒原中几只零落的孤狼 面对着四周围一片冷冷的荒凉戈壁 拖着生命赋予我们的一条长长的舌头 在死亡上行走 大沙漠呜咽着死亡的声响 而我们相依为命 我们眼见无情的荒漠 就要将我们慢慢的吞没 我们在拼上身体里仅有的愤恨 不甘心死去 梅,我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我禁不住 我知道那是傻事 可是摆不脱它的引力 梅,我好累呀 我多想回到你的怀里 安静的休息 梅,我好累啊 我多希望你能抚着我的伤口 看着你为我低低的抽泣 梅,一定 一定不要责怪我 又对你做了一件傻事 1991年12月,汉阳监狱 (1)联合国网站至今仍以英文及西班牙文两种文字长篇登载着当年联合国向中国 政府交涉的震惊国际社会的中国汉阳监狱64良心犯集中营虐待蒋品超及其难友以 及蒋品超与其难友集体反虐待事件的文件

此件所述即为《傻事》所反映的事件

英文网址:http://www.law.wits.ac.za/humanrts/commission/thematic51/34.htm 西班牙文网址:http://www.cajpe.org.pe/RIJ/bases/mecanism/tortura8.htm (2)鸠三,中国上个世纪文化大革命时期政府指定的八个样板戏之一《红灯记》 里面的反派角色

戏剧中鸠三对主人翁李玉和手铐脚镣,严刑拷打,残忍恐怖; 玉和视死如归,宁死不屈

其情节曾感染了当时一代人

(3)李玉和,此人物出处同(2)注

坚持 我知道站立是一种幸福 所以不回避风的来处 我知道抬眼就是虚无 所以捂住胸口 也要坚守住痛苦 我把根留在了那里 所以我的目光 会不时的朝那里张望 我把爱投影在远方 所以恨也跟随着一起滋长 我的骨头虽然坚硬刚强 但我不愿意 我喷射的火焰会去把你灼伤 我的心中是一片纯净善良 但我依然渴望 我能够拥有我的向往 如果付出并不能收获报偿 我会为田园的荒凉而忧伤 如果真诚终有一天赢得了梦想 我会举杯,是的,用欣喜举杯 来祝福,祝福我们彼此 都战胜了灭亡 2002年4月2日,洛杉矶 六月 游动的鱼群 在海底揭示船只颠覆的真相 诡秘的海盗 用钢叉扼守暗夜掠夺的隐情 窒息生命的年代 窒息着苟活者的眼睛 悲哀良善的季节 悲哀着执着者的良心 是谁的铁掌遮蔽了满天满地的繁星 是谁的断臂撬动着老朽僵滞的车轮 是谁的尸首压垮了草长莺飞的早春 是谁的骨灰喂养着苟延残喘的性灵 举灯高照的天神 夜夜都从广场传出他们的哭声 以血铺道的头颅 时时都在进入骨髓撕咬我的宁静 没有不跨出脚 就能够踩出的路 没有不抬起头 就能够望穿的天 不白的沉冤爆炸我孤独的呼号 心中的烈火在沉睡的夜空里燃烧 纵使所有的苦难都在向我结出苦果 面对六月我仍无法拒绝这碗毒药 丑恶总是要将美好淹没 以企图显示自己的正确 高贵只有荡涤了那些卑琐 才足以赢得高贵者的清濯 血写的历史 留着血写的印记 伤口如果不曾愈合 伤口如何能够沉默 2002年6月17日,洛杉矶,写于与中国诗人在网的交流与论战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回我汉字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祖先仓颉 仰望苍穹欢天喜地 拿着方块笔划为我作字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汉话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传说中仙女下凡 与乡人董允 叫唤汉音欣喜若狂 互对山歌自订终身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汉化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土路旁 青砖灰瓦胡杨篱笆 小狗追着溪水跑蝴蝶绕着菜花飞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爹爹妈妈婆婆姥姥爷爷公公 免了西洋的繁杂 只听听这些称谓就让我快乐开心的家 我要回家 他们的方向跑着他们的向往 美丽的景致 是心跳外的童话 在这陌生的繁华 我是一个满眼光明的哑巴 我看着伟大 我在漆黑里挣扎 我想与他们通话 我不会有他们的密码 我要回家 异域的广博 是我血液里的天涯 我血液里的寄托 她在古老东方 在长城脚下 我的心血为她 我的心血竟在她之外 象零一样 在这遥远的风里空洒 我要回家 一生的残破 是有家难归的牵挂 一世的辛酸 是血泪流尽也不被容忍的代价 不能、不管 不成、不堪 不忍、不甘 这些可怜的元素象不能消灭的病毒 拥挤在骨头 在与我骨头里的寄托 在相互撕杀 我无法再无辜的忍受这无心肝的践踏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我汉语的家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汉语去与这世间通话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汉语去做所有语言的表达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血液中熟悉的语法 去书写我灵肉与生俱来就留存着的对中华的牵挂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心房内盘桓不去挥之不散的语音 去讲述关于一条龙如何飞腾的童话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汉语相逐其它的语言 与他们一道珍珠璀璨华彩喷射 让她再一次成为这宇宙间奇美灿烂恒久闪耀的文化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是汉语的子孙 我在汉语里长大 为什么我不能在汉语瑞安家 我要回家 我是汉语的子孙 我在汉语里长大 汉语构成了我的血肉和骨架 是什么理由让汉语推我出家 我要回家 我是汉语的子孙 我在汉语里长大 我属于汉语的一支 是汉语就不会让自己的血肉 在至亲外漂泊 被荒凉残忍风化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同样是语言 我却是汉语在寄人篱下 我要回家 同样是语言 我却是汉语在被汉语自相残杀 我要回家 同样是语言 我却是汉语在这个世界挣扎 永远没有微笑永远只含着泪花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为什么

为什么汉语 总难成为汉语人的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2004年6月3日,洛杉矶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 ---- 悼念紫阳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 那些血,洒满了长安街,悲恸 从北京传遍了这个唯一能有生命的星球 残肢、断骨,碎满广场,至今 多少人,仍在漆黑的夜 用他们哭裂的心,紧紧抱着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 那些僵尸压垮了的天空,无人能缝 良心的孩子们,抱着良心,在血泊里 走不出路

天空,是破碎的天空 枪口,还在广场在那一夜吹来冷风 珍贵,坍塌了,有情难为无情的火种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 有人接下你的权柄,无人 接过你的悲哀

河山失色 一夜的屠城碾碎了那些青涩的真诚 碾倒你曾想奋力举起的旗 那些想做人的手,空着,十指朝天 总也讨不来该有的生存,中国 依然只有乞丐,跪满了国土 你走了,谁来认领这无情的岁月 旗,倒在你的坟墓,旗已无声 国土,寒风盛行

人类,东方的人类 在一片枯死的落叶上,飘着 2005年1月20日,洛杉矶 六四,我的孤绝的黄鹤 六四,我的孤绝的黄鹤 谁来为你建起另一座黄鹤楼 在北京,在那一夜血泊中 你身受巨创,忍痛飞离的广场 古岸拍打着江水,市井红绿 短装革履踢踏着悠悠不尽的东流的涛声 汉阳关,崔颢的子孙南来北往,不绝徙履 随他幽长的哀怨,熙熙攘攘,已走进现代 黄鹤楼,人神共筑的古岸 儿女情长,香客啸喧,再无须乡关 日暮此景,在不绝徙履的子孙里 崔颢坐着,崔颢不再孤单 崔颢是否还会望向楼外 而我,坐在我无楼的世代 在这异域,一直坐在无楼的北京 开花枪赶走了那一夜我飞来的黄鹤 履带碾压,甚至不容留下一根羽毛 人神汇聚的血泊,天地千年一瞬的灵光映着 那是我的乡关,照过我的人类 崔颢不知,崔颢坐在江边的黄鹤楼 远离北京 没有崔颢的咏唱 没有千年延续的忧伤 没有纷至沓来的香客 没有瞩目万众的景仰 谁来为我孤绝的黄鹤,建起另一座黄鹤楼 无楼,在崔颢的世代,在人神散离的北京 无江天,供我仰望辽阔,极目远景 无芳草,让我目睹静谧,瞩望神明 人声,盖过了古久的长江 紫禁城,幽僻、阴晦的北京 只潜藏着我的伤心 不容留我的黄鹤 2006年7月2日,洛杉矶 蒋品超简介 中国华中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曾任校学生会宣传部长,武汉大学新闻系教 师,因在校期间参与组织湖北地区六四学生运动同年11月被捕入狱四年,剥夺政 治权利两年

狱中与难友主办手抄暗刊《荒原狼》,任主编

2001年起,在美国利用网路与中国诗人进行诗歌交流与论战,宣导“反思历史、关注政治、悲悯民生”,掀起规模庞大影响深远的“民生思潮”

2004年9月16日美国动态网以“蒋品超”为对象发布研究报告《Google Chinese news censorship demonstrated》揭示他被Google新闻搜寻在中国封锁

这是国际网路史上首例经专业研究机构揭示的国际大型网路公司封锁事件

因此引起国际社会长时间广泛关注

同一天,与其争论的作者中诗人伊沙以与他《呼唤英雄》等系列诗作争论的作品集《我的英雄》、诗歌评论人李少君以与他《中国诗坛的悲剧:伟大诗人失去了伟大的读者》等三篇诗论争论的现场作品《草根性与新诗的转型》在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诗歌评奖活动“明天-额尔古纳新诗双年展”中获奖

2005年4月14日,获台湾第三届“总统文化奖”提名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作品 廖亦武作品 师涛作品 冯海光作品 林自勇作品 胡晓舟作品 曾祥文作品 陶君作品 杨春光作品 崔莺莺作品 安田作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