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六四诗集 崔莺莺作品 2007-05-3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我亲爱的 含一枚果汁软糖在口里,关上大门 在这个夏天的夜里,我与世无争 拒绝风,拒绝火,拒绝 一具具灼热的肉体 只留头顶上的星星 还有身旁静静生长的庄稼 喧嚣结束,我转身离去 穿过时空,敲门声再次响起 那个乌云压天的夏夜 你站在门外,我面若桃花 你双手在后,我以为阳光和星星捉迷藏 以为你神秘地笑着 我猜,那一定是玫瑰 而手铐铿锵作响 是爱情的匕首,划破长夜 血,溅在天上 噩耗,在城市里穿行 你站在门外,说我的玫瑰 倒在血泊里了 我的玫瑰倒在血泊里了 浸染着凄美的笑 我竟没觉得痛 只深爱上远方那簇燃烧的灯火 表情在那个夜里凝固 自由,我亲爱的 你带着我的初恋 连同那转身时的泪光 跟着月亮走了,留下的 全是阴影 迈过一具具尸体 我躺在陌生人的怀里 像个妓女一样 听着活命的小钱叮当作响 看着广场上受了惊吓的鸽群 各自找一个安全的角落,睡去 一切被挡在了永远关闭的记忆门外 那场六月的爱情 我们如昙花一现 你曾经火热的嘴唇 几乎灼伤了我的躯体 然后是终年积雪,层层覆盖 怪谁呢,亲爱的 自从你离去 我就赶不走无边的空虚 其实,我又何曾拥有过你 越想抓住你,就越感觉无力 那年夜里我眼眸中一汪清澈的湖水 如今漂浮着血丝 看着你迅速向幕后的群山退去 直到我越来越辨不出你 那绝望的爱情 如西天惨烈的火云依依托着落日 离去的注定要离去吗 离去的注定要离去吗 为何上帝从不眷顾我脚下的土地 自由的灯塔,为何只在梦里闪烁 为何我痴情的脚步无法停止走向你 是智者发现了光 还是疲惫的旅人走失了自己 既然人们无法理解火 又如何解释飞蛾的心思 我炼就金刚之身,依然目光如水 每当月亮升起来 我就感激,感激这 曾落满灰尘的心灵 如今被爱的光泽覆盖 一切变得新鲜 眼睛里,依然有婴儿般的好奇 需要触摸吗 需要厮守终生吗 想起这些,我依然疼痛 自由,我亲爱的 其实我要的不多,只需咫尺 只需咫尺,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点一支香烟在手里,掩上心扉 头顶上的星星一明一灭 我坐在院子,与世无争 如一尾缄默的鱼,坐在岸上 闭口不谈那些惊涛骇浪和海底里的忧伤 只听着巨浪拍打着命运 听着哽咽声,渐渐平息 在这寂寥的六月天 在这孤独的夜里 我把挣扎和痛苦埋进土壤 情欲和相思藏进心里 剩下微笑,泪水和诗句 自由,我亲爱的 在这六月的夜里 泪水留给自己 我只把微笑和诗 送给你 2005年6月3日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作品 安田作品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